新聞中心 Press Center

融資租賃業:直面發展痛點 提升風險防控能力

  

近兩年來,我國融資租賃行業正步入轉型調整期。一方面,監管持續趨嚴;另一方面,債市違約也給一些租賃企業的經營發展蒙上了“陰影”。

總體而言,租賃行業高質量發展的轉型之路行之不易。從近期一些租賃公司召開的上半年工作會議中也可見一斑。有多家公司在年中會議上提到了“應對風險挑戰”“強化合規經營”等字眼。業内人士認為,面對監管政策和外部市場環境的變化,租賃企業需針對監管主動做到适應性調整;同時,下大工夫提升内部的風險防控能力和資産管理能力,搭建完善的風險管理體系,以應對可能出現的各類風險問題。

債務違約頻發訴訟案件增多

去年以來,上市公司頻頻暴雷引發了不少債務違約事件,業内一些租賃公司也因此踩雷。零壹财經統計顯示,2018年,共有117隻債券違約,違約總額達1152.01億元,而這其中就有30家暴雷企業(9成為上市公司)發生融資租賃逾期,超百家租賃公司牽涉其中。

需注意的是,近年來,進入訴訟的融資租賃糾紛案件也呈逐年增長态勢。“企業違約率攀升,導緻承租人欠付租金是引發糾紛最常見的原因。”有業内人士坦言,出租人即融資租賃公司作為原告提起訴訟,訴請承租人支付租金、逾期利息、違約金等租賃費用的案件占絕大多數。由此可見,當前融資租賃主要經營風險仍在于承租人的信用違約。

最高人民法院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末,全國受理的融資租賃糾紛一審案件已近3萬餘件。而以融資租賃企業數量及業務規模居全國前列的上海市為例,每年進入訴訟的融資租賃糾紛案件也在增多。上海市高院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8年,上海市法院共受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審案件超過1.6萬件。

業内人士表示,一些租賃公司的單個項目合同金額較大,一旦出現問題,将對公司自身産生重大後果。而去年以來,出現多家融資租賃公司同時踩雷,除了受到外部經濟環境的影響之外,也暴露出了租賃公司業務集中度較高的問題。

實際上,在過去較長一段時間,我國融資租賃業客戶偏好、業務品種單一等問題較為突出,盈利模式也較為單一,因此,在出現違約風險時,以時間換空間的可能性就受到壓縮,進而造成了風險敞口集中出現。

完善内控體系妥善應對風險

可以看到,随着外部環境的變化,粗放式、同質化的發展已然不能适應企業自身穩健經營的需要,面對市場痛點,租賃企業須進一步完善内部風險管理,向專業化、差異化方向轉型。

“租賃公司應樹立全面風險管理理念,發揮出自身資源禀賦優勢,打造差異化的風險收益平衡能力。”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租賃業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俞雄偉表示,做好專業化,才能有效提升租賃公司的風險管理水平。

一方面,在租賃項目的選擇上,租賃公司要根據自身特質,挑選可操作性強、适合本公司的項目,并對租賃物及其價值變化進行深入了解,提升租賃物把控能力;另一方面,完善盡職調查流程和合同條款,特别關注客戶的主體風險及還款來源,對租賃款項的真實投向、租賃物的真實運營情況及現金流等方面做詳盡了解,進而在整個項目周期進行全面、持續的風險管理。

此外,租賃公司還需加強對租賃資産的管理能力。“融資租賃公司的每一筆租金,都是資産、風險和服務的綜合體現。”俞雄偉認為,資産管理不僅是單筆項目管理,更是公司整體資産組合的管理。加強資産組合管理,結合各種金融工具,在資金端和業務端進行有效對沖,才能更有效控制風險。比如,根據不同租賃資産組合的多元化差異,通過評估不同承租人和不同設備類型所産生的效應,正确引導資金分配(投向)。同時,對客戶信用、租賃資産及相關因素等存在的風險加以彙總和計算,進而完善對租賃資産的組合管理。

監管持續趨嚴強化合規經營

除了在内控上下功夫,更好地防範業務經營風險還離不開監管部門的管理。近年來,有關監管部門也在發力,以加強對融資租賃行業的經營監管,引導租賃企業建立完善的風險管理體系。

今年以來,已有四川、天津等地的金融監管部門陸續發布地方性金融監督管理條例,其中明确提到對融資租賃的監管細則。

7月下旬,天津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印發了《關于加強我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其中,在風險管理方面,該意見提出,“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建立完善的風險管理體系,對經營風險、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技術風險等各類風險進行有效識别、分析評估和應對。”該意見還提出,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健全承租人信用評估機制,在項目調查、客戶集中度管理、風險資産分類管理等方面加強管理,以增強風險防範能力。

業内人士認為,從已出台的地方監管文件來看,監管思路整體趨嚴。各地的細則主要從準入門檻、經營規範、監管規則以及負面清單等方面來進行管理,通過差異化、分級分類監管,逐步強化規範要求,确保融資租賃行業風險可控、經營有序。

此外,由銀保監會修訂的《融資租賃企業監督管理辦法》盡快出台成為業界共同期待。8月初,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王文剛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将進一步完善六類機構(含融資租賃公司)監管規制建設,加快補齊制度短闆,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行業新設行政許可研究,并統籌推進六類機構監管信息系統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