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Press Center

融資租賃行業新機遇——資産管理市場空間大

  

近年來,融資租賃資産證券化是行業内非常關注的問題,因為資産出表可調整融資租賃公司債務結構,進而充分利用杠杆倍數擴大業務規模,但有很多的人對融資租賃資産的理解不夠全面。


資産與租賃資産的區别


“資産”泛指“由企業過去交易或事項形成的,由企業擁有或控制的,預期會給企業帶來經濟利益的資源。”在資産平衡表中是左邊的部分,資産分為“流動資産”和“固定資産”, 對應右邊的是負債,分為短期負債和長期負債。


租賃資産指的是融資租賃企業的應收租金:融資租賃企業出資購買制造設備供承租企業使用,承租企業則按約定每期支付租金。本質上,融資租賃的應收租金是融資租賃企業對于承租企業的債權。


對于融資租賃企業來說,出資購買機器設備并租給企業使用,可以以此收取利息賺取收益。對于承租企業來說,因為有了融資租賃企業,既可以使用生産所需的設備,還能大大降低短期資金壓力,獲取更多的資金擴大生産規模。


融資租賃資産分類


中國不缺勇敢的出資人,缺的是有資源、有能力運作的智慧資産管理者不管是租賃資産的保理、理财、資産證券化、金融同業非标業務都離不開好的租賃資産。


良性資産:是指租賃期限屆滿租賃資産歸出租人所有後尚有殘值剩餘的資産。


不良資産:


從我國立法實踐看,對于資産劃分并沒有統一的分類标準和方法。目前對于“不良資産”的規範性文件集中在國有資産、以及銀行業金融機構金融資産管理公司監管領域,如《國有企業不良資産清理指導意見》、《不良金融資産處置盡職指引》等。從總體上看,國有企業監管側重于制止國有資産流失及清産核資,金融監管側重于防控風險、營利能力和變現能力。


本文選擇以融資租賃公司為視角作為切入點,因而對上述規範性文件中不良資産定義及分類的理論研究不在本文探讨範圍之内。


租賃資産如何交易


融資租賃資産交易應該是出租人的租賃資産交易,是一種“債權交易。”然而面對融資租賃這種經濟所有權和法律所有權分離的狀況,業界還有一個定律“買賣不破”租賃。因此債權擁有者不管怎樣交易(易主)承租人對租賃物的用益物權不應受到影響。這是融資租賃的第二個定律“承租人對租賃物的平靜占有”出租人可以變,但承租人的權益不可以變。而且債權變更後承租人應向新的債權擁有者繼續履行融資租賃合同的義務。


如果真按上述法律原則進行資産交易的話,那麼租賃公司的租賃資産就可以完全出表。回收的銷售款就可以再做下一個項目,實現可持續發展。


要給租賃資産證券化,租賃公司出售租賃資産後,一家承租人不可能面對衆多承租人,因此必須要有第三方介入。誰才有資格介入?目前最好的介入方就是資産管理公司。


資産管理的概念


在金融圈裡,“資産管理”是指委托人将自己的資産交給受托人,由受托人為委托人提供理财服務的行為。這種受托方式是“委托”還是“信托”債權是否轉移。


目前的資産管理現狀


資産管理公司接管租賃債權,發個“租賃資産計劃”,籌資後扣除管理成本交給債權依然在手的出租人。此時租賃公司不是出售債權,而是又增加了或有債務。一旦承租人支付租金有困難,租賃公司就得替承租人還款。


隻有實現真正的租賃資産管理,才能克服上述障礙。這就是“大資管”的概念。


融資租賃資産的管理


在健康的市場環境下,租賃資産是按質論價。因為市場是按資産質量定價的。我們的資産是按溢價、平價或折價銷售,都要看租賃資産的質量,看租賃資産的管理能力和資産管理的延續性。


在中國融資租賃第一輪發展階段,因為不重視租賃資産的質量,加上國家經濟轉型,形成大量不量資産。不管是被逼的還是自願的,出了問題必須要加強管理,但此時的資産管理就剩下催債、打官司、拉設備、賣設備、賣資産等幾項簡單功能。


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租賃公司籌資方式,低端的用銀行信貸、銀行保理、理财等方式。高端的通過資産證券化、中期票據、直接發債等方式。創新探索的用互聯網金融,更高的高手通過上市融資。


不管采取什麼樣的籌資方式,租賃公司的資産管理必不可少,這是租賃公司籌資的本錢,日常經營管理的需要,也是租賃公司的核心競争力。


租賃的資産管理主要在完備的企業管理制度和風險管理體系下,對租賃的債權和承租人違約情況下租賃物的處分,進行管理。從維持租賃公司可持續發展和防範風險的需要考慮,公司必須要建立債權和租賃物的退出機制。


“物”的管理重點在“所有權”對于所有權不清晰的标的物是絕對不能當作租賃标的物。連入賬都入不到“融資租入固定資産”的,談不上管理。租賃資産管理首先要管的就是不能入租賃資産帳的标的物,不能做租賃标的物。而不是租賃合同形成不合規的标的物時怎麼通過資産管理來化解風險。


沒有租賃物所有權的“租賃資産”,因沒有資産管理做保障,是不能進入資本市場的。現在比較靠譜的标的物就是有形動産,因為不僅是會計處理,稅收方面僅給這類物件的融資租賃享受差額納稅的政策待遇。


租賃資産管理的要點


1、租賃資産管理貫穿于租賃資産生命全過程


融資租賃屬于資金密集型産業,若用租賃公司的資本金壓在租賃項目上,租賃公司很難有可持續發展的活力。因此租賃公司必須要有好的融資渠道。好的融資渠道需要好的租賃資産,好的租賃資産要靠租賃公司創造。要保證能生産出好的租賃資産,就需要把資産管理延伸到企業的管理的基礎建設;延伸到租賃的産業定位、租賃物定位、客戶群定位能否與租賃公司的核心競争力相符;延伸到項目的溝通與産品的設計;延伸到項目運作和租後管理。甚至延伸到租賃資産的售後管理。


2、租賃資産管理的延續性


租賃資産進入資本市場後會有頻繁的流轉。若租賃資産被租賃公司銷售後,其資産管理模式不能延續到下一個資産管理公司。一旦出現風險問題,無人能管理的這部分資産,将會在資本市場上引起混亂。因此資産管理需要可以伴随租賃資産的流轉而延續下去的特性。


産流轉而延續下去。因此資産管理公司最好有融資租賃背景的人才參與運作,甚至具備融資租賃經營資質而延續管理。


資産風險分類存在的主要問題


融資租賃公司項目資産風險分類一般是按照公司《租賃風險分類管理辦法》的規定,通過對租賃資産風險檢查,并對承租企業的償債能力、支付租金的意願,現金流量、财務因素、非财務因素、擔保條件及其他客觀因素等,進行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最終确定資産的風險類别,再針對不同風險類别的資産進行有效的管理。


雖然很多租賃公司已經建立了資産風險分類管理的相關制度,确定了風險分類的責任部門,也對現有的租賃項目進行了風險的“五級分類”。但是通過對風險分類情況分析和總結發現在資産風險分類過程中還存在以下問題:


1.資産風險“五級分類”标準的适用性問題


由于融資租賃公司在業務種類、客戶類型、行業偏好、風險緩釋措施等方面的差異,風險分類标準應各自有一定的差異,由于很多公司積累的項目經驗尚不足,在風險分類的标準設置方面缺少必要曆史數據的支撐,難于實現分類标準的個性化,對資産風險分類結果可能産生一定影響。


2.資産風險分類操作的規範性問題


很多公司雖然在資産風險分類方面建立了相關制度和辦法,但是還缺乏一套較完善的資産風險分類的操作細則和詳細流程;項目經辦人員在對資産風險分類的實踐過程中,難免憑個人的經驗和習慣進行具體操作,操作的規範性不強。

3.資産風險分類收集信息的真實性問題


在對租賃項目進行租後風險檢查過程中需要獲取承租企業及相關方的經營管理、财務等方面的真實資料,以便确定承租企業的償債能力以及後期租金支付是否能得到足夠的保障,由于信息的不對稱性,承租企業提供的相關資料的真實性難于保證,可能影響對承租企業現狀的正确判斷,導緻資産風險分類出現偏差。


4.資産風險分類的準确性問題


由于資産的“五級分類”主要是通過對承租企業的償債能力、支付租金的意願,現金流量、财務因素、非财務因素、擔保條件及其他客觀因素等,進行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确定資産風險類别。由于項目業務經辦人員的觀念、視野、業務能力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加之初次接觸“五級分類法”,對資産風險風類的判斷準确性可能産生一定偏差。


5.資産風險分類工作的協調問題


租賃資産風險分類與租賃風險檢查、風險預警預、風險資産管理等環節相結合,貫穿于各類租賃項目風險管理的全過程,資産分類工作必須與其他環節進行有效的協調和配合,但是由于各個環節的責任部門不同,可能導緻資産的風險沒有及時的反饋和處理。


融資租賃資産整改建議


1.通過項目經驗的積累和總結,對分類的标準進行不斷修正和完善,應符合自己公司實際操作的要求,同時制定資産風險分類的相關細則和流程,規範項目經辦人員在實踐過程中的操作。


2.強化對項目經辦人員的專業培訓,明确實施五級分類的作用和意義,切實提高對風險五級分類工作的認識,樹立規範化意識;同時把風險五級分類的相關知識、文件印發到部門學習。


3.高度重視各部門的工作交流與協調,發現問題及時溝通和處理,并通過碰頭會、讨論會等形式相互學習和交信息交流,保證五級分類工作的順利開展。


4.加強與承租企業的聯系與溝通,通過多種途徑獲取承租企業及相關方的信息,以便能掌握承租企業的真實狀況,為資産風險分類提供可靠的依據。


5.建立起資産風險分類管理的長效機制。提高公司全體員工對資産風險分類的意識,并自覺地遵守資産風險分類的相關制度、流程以及操作規範,并在日常實踐工作中不斷更分析和總結,對風險分類的标準、制度和流程不斷的更新新和完善,把公司的資産風險分類管理工作做得更細。


相較發達國家成熟市場,中國融資租賃市場起步較晚,但發展很快。2008年以來,中國融資租賃業逐漸進入爆發式快速發展期,2014年之前的年增速高達80%以上,2014年以後有所放緩,但仍保持30-40%的增速。2008-2014年,融資租賃注冊企業數量增長約41倍,年複合增長率達到87%。截至2016年,全行業注冊企業達到4508家。


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租賃滲透率已達到20%-30%,而中國2014年租賃滲透率僅為8%,租賃滲透率偏低,市場空間仍然較大。展望未來,市場容量、産業經濟結構、監管政策以及技術革新都為融資租賃業帶來了曆史性機遇。